《未來Family》月刊
2018年10月號

《未來少年》月刊
2018年10月號

《未來兒童》月刊
2018年10月號

台北樹蛙起床啦!

2010年11月特刊
台北樹蛙是一種很奇特的青蛙,除了和其他蛙類大多在春夏時活動不同外,還有許多特殊的行為,再加上綠色的外表、黃色的肚子,以及具有吸盤的趾頭,讓人忍不住想再多看牠一眼!

讓我們來談談死亡

2018年10月號
「死亡?不要啦,好不吉利。」 「對啊,這有什麼好談的,又不好玩。」 「我覺得,光是說出『那個字』都好困難。」 「等等,這是可以談的嗎?」 嗯,說的好。為什麼一談到「死亡」,我們的第一個反應常常是「不想談」呢?是因為感到害怕、因為想起不好的記憶而難過,或者,我們還真不知道該談些什麼? 死亡是什麼?從客觀角度來看,死亡只是一個單純事件:呼吸、心跳、大腦等生命機能永遠停止了。而且,這是我們每個人都會經歷的事情。 可是,誰都不知道死亡長什麼樣子、有什麼感覺。關於死亡,我們大多靠「想像」來了解。比方說,你想像中的死亡,是什麼樣子呢? 「嗯……它像黑漆漆的樓梯間。」 「我覺得,它是穿著白衣的女子,有點溫柔又有點嚴肅。」 「對我來說,它是有很多皺褶、很灰暗的東西。」 嗯,大家想像的死亡模樣都不一樣。再說說看,如果認識的人或家裡寵物死掉了,你會有什麼感覺呢? 「我會很難過,因為再也看不到他了。」 「幼稚園的時候,爺爺走了,我感覺媽媽很難過,一直哭。我並沒有哭,但當時是真的很難過。」 「我會怕怕的。如果人死了會變成鬼……」 「媽媽說,好人死了會上天堂,變成天使。」 像這樣,一步步想像死亡的模樣、分享彼此的感覺,清楚、坦誠的討論死亡,我們就能更理解自己對死亡的想像和感受。現在,你對死亡是不是沒那麼排斥了呢? 「真的吔,而且,我還想知道更多。」

從畫面跑出來的人

2018年9月號
「哇,這個人動作好誇張!」「他好像要從畫面跑出來了!」仔細觀察,主角 身體比例好像變了,他的腿怎麼這麼長?其實, 透視的基本原理是:靠近觀看者的物體看起來「大」;遠離的看起來「小」。想讓畫面充滿動感,你可以把視角前方的局部放大、誇張化,再回到正確比例 的主體,主角看起來就像從畫面跑出來

名人故事糖: 廖鴻基──大海教我戰勝恐懼

2018年8月號
突然一個風向轉變,平靜大海立刻翻臉不認人!狂飆的海浪把小船拋上拋下,船上所有不能固定的東西,都被浪頭捲走了,才剛撈起的漁獲也全被大海討了回去。強勁的海風將原本平坦的海面變成一道道立體的水牆,不斷拍打著船舷。他只能死命抱著船上的柱子,深怕自己再也上不了岸…… 這樣的鬼門關,廖鴻基不知道走過幾次,每次都嚇到告訴自己,絕不再搭船出海了!可是在岸上時間一久,又想念起海風吹拂在臉上、海鳥呼朋引伴的叫聲、鯨豚家族噴水玩耍,還有豐收的魚獲……一而再再而三的,呼喚他回到大海。 2016年,廖鴻基規劃以無動力的方式,沿著黑潮漂流。沿著臺灣東岸,從台東大武漂流到宜蘭外海,全程87小時,總長300公里。這件事從來沒有人嘗試過,過程中面臨經費有限、人員不足、毫無方向可參考等種種難題,很多人都說這個計畫不可能成功。短短五天航程,廖鴻基和團隊花了一整年的時間準備。種種難題,對他來說,大概都不會比在海浪中九死一生來得更加困難。他以自己的實例做出最好的證明:「只要做好準備,你就可以勇敢踏出第一步。」大海教會了廖鴻基戰勝恐懼,一起來看看他的成長故事。